早说

订户

字体大小:

我生活在一个每天都下沉一点的国家。

——来自莫斯科的36岁酒吧业者奥列格说,征兵是俄罗斯可能发生更糟糕事情的第一个迹象。奥列格在穿越边境抵达芬兰后对记者说,很多人都很害怕。他说,他担心边境会“永远封闭”,俄罗斯人会“生活在一个他们根本无能为力的极权国家”。芬兰边防卫队发言人本周指出,随着局势的发展,当旅行受到限制时,非法越境的事情可能会增加。目前,芬兰的边界主要是用轻木栅栏围起来,防牲畜跑到边界另一边。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