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中国KTV不再“歌曲自由”?

中国文化与旅游部本周二(10日)在官网公布一项于7月26日发布的《歌舞娱乐场所卡拉OK音乐内容管理暂行规定》(简称《规定》),提到要建立全国卡拉OK音乐违规曲目清单制度。(互联网)
中国文化与旅游部本周二(10日)在官网公布一项于7月26日发布的《歌舞娱乐场所卡拉OK音乐内容管理暂行规定》(简称《规定》),提到要建立全国卡拉OK音乐违规曲目清单制度。(互联网)

字体大小:

今年10月1日起,一些曲目可能要从中国各大KTV的点播系统中消失了。

中国文化与旅游部本周二(10日)在官网公布一项于7月26日发布的《歌舞娱乐场所卡拉OK音乐内容管理暂行规定》(简称《规定》),提到要建立全国卡拉OK音乐违规曲目清单制度。

这意味着,那些被列入违规清单的歌曲,今后在中国的KTV,不再是想唱就唱。

中共浙江省委、省政府官方新闻网“浙江在线”今天发表评论称,卡拉OK有时并不“OK”,“移风易俗,莫善于乐。清理垃圾歌曲,净化音乐市场,才能有效弘扬主旋律,让卡拉更OK”。

哪类歌曲将被列入“黑名单”?

官方并未说明,有哪些曲目将被列入“黑名单”。不过,《规定》第一条明确指出,这项新政策是“为了加强歌舞娱乐场所卡拉OK音乐内容管理,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维护国家文化安全和意识形态安全”。

《规定》列出了九大禁播歌曲类型,包括含有“危害国家统一、主权或者领土完整的”;“危害国家安全,或者损害国家荣誉、利益的”;“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伤害民族感情或者侵害民族风俗、习惯,破坏民族团结的”;“宣扬淫秽、赌博、暴力以及与毒品有关的违法犯罪活动,或者教唆犯罪的”等等。

与此同时,《规定》鼓励商家在歌曲点播系统中设立优秀歌曲专区,“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

那些被列入违规清单的歌曲,今后在中国的KTV,不再是想唱就唱。(互联网)

文旅部在解读《规定》时提到,歌曲点播系统含违禁歌曲的现象屡禁不止的原因,在于全国有近五万家歌舞娱乐场所,执法监管难度较大;同时,这些场所的歌曲点播系统基础曲库达10万首以上,经营者难以识别违规曲目。

因此,此次《规定》侧重于点播系统内容提供商的自审,从源头管控。

文旅部称,通过商家自审与地方文旅行政部门所发现的违规曲目将上报文旅部,并列入全国卡拉OK音乐违规曲目清单。文旅部也会成立内容审核专家小组负责相关工作。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接受《北京商报》访问时解读,中国音乐出版领域一向监管严格,可能偶有发生缺乏规范的情形,存在隐晦暗示的歌词、画面、叙述方式等,这些或许是下一步治理的方向。

他分析,全国卡拉OK音乐治理下一步虽设置了违规曲目清单,但内容管理偏向于底线管控,清单设置则倾向于事后监管,对可能违规的曲目进行辨别判断,是举报制倒推,更多鼓励行业自律,产生引领作用,操作属性上仍需要进一步落地。

虽然违规曲目清单还未出炉,但值得一提的是,《规定》列出的违例内容中,“危害国家统一、主权或者领土完整的”以及“危害国家安全,或者损害国家荣誉、利益的”内容,位列二三位,仅次于“违反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的”内容。

不难想象,触及国家主权、安全的歌曲内容,会成为重点监管的对象;新政落地后,一些沾上“危害国家主权、安全”的歌手或创作者的作品,会不会也被殃及,引发外界关注。

有些爱唱粤语歌的人不免紧张起来,香港摇滚乐队Beyond的经典歌曲《海阔天空》《光辉岁月》在2014年的“占中”、2019年的反修例等香港社会运动中,经常在示威集会中被高唱,以后会不会被贴上“港独”标签,触碰监管者的敏感神经?

爱唱情歌的人大概就更头痛了。创作大量华语流行歌曲的香港作词人林夕,去年被大陆官媒央视点名批评,指他“与‘港独’搞到一块儿”,那些他参与创作的歌曲,会不会被列入“黑名单”?如果是这样,那么KTV还剩多少歌能唱呢?

整顿卡拉OK曲目并非首次

这并非是中国官方首次对卡拉OK曲目进行内容监管。

早在2015年,中国文旅部就曾发布一份包含120首曲目的黑名单,指出这些曲目“宣扬淫秽、暴力、犯罪或有损社会道德”。其中,台湾歌手张震岳与黄立行共有八首歌曲被禁。

中国政府2018年再以“涉侵犯版权”为由,对歌舞娱乐场所近6000首曲目下达禁令;2020年又以“宣扬暴力”为由下架了100首曲目。

各地监管部门也不定期对卡拉OK的违禁内容展开整治。今年3月,福建省惠安县文化体育和旅游局组织开展全县歌舞娱乐场所专项执法检查,发现某家歌舞娱乐场所播放的曲目、屏幕画面含有禁止内容,并立案调查。

今年4月,重庆市“扫黄打非”办公室组织各区县和相关成员单位,开展KTV等娱乐场所及网络音乐平台传播有害歌曲专项整治工作,发现含有违规歌曲的KTV等经营场所52家,清查处理色情、低俗、恐怖、血腥有害歌曲共计214首,并对长寿区某娱乐城、重庆某娱乐中心等13起严重违规行为被行政立案查处。

文旅部今年5月也对外透露,执法巡查中发现一些含有禁止内容的歌曲通过歌舞娱乐场所、网络音乐平台进行传播,通过出动文化市场综合执法人员6万余人次,检查各类经营单位3万3000余家次,共计整改清理违规曲目4900余首,查办案件160余件。

台湾艺人张震岳于2013年10月20日在新加坡圣淘沙综合娱乐城The Coliseum举行“我是海雅谷慕”演唱会。他的五首歌在2015年被列入中国大陆文旅部的曲目黑名单。(互联网)

网民调侃新规定

KTV的“歌曲自由”空间会再度收缩,但中国网民对即将建立的全国违规曲目清单一事并没有太多讨论,或许是因为光顾卡拉OK的人越来越少,尤其是新一代的年轻消费者不再热衷KTV。

有网民在微博上针对相关报道留言称,“不用了,已经没人去(卡拉OK)了”;“KTV都快被淘汰了吧?”

网民“理惠君君”调侃:“现在年轻人不太喜欢去KTV,加上疫情的关系,很多KTV都倒闭了,这个制度的现实意义就是:哪天领导想下来检查违规曲目,可能都找不到一家开门营业的KTV。”

也有一些网民对新规存有质疑。网民“维ikigai佳”留言说:“网上说话他们管。线下唱歌也要开始管了?”“吉他手爱丽丝”写道:“以后不唱红色歌曲,是不是不给进去?”“谈天周也”则说:“额,唱个歌能有啥违规曲目的,印象中大多数还不是老男人进去怀旧一把唱点情歌。”

在微博有149万粉丝的热门时事博主周蓬安本周三(11日)评论称:“卡拉OK火爆几十年,都没有哪个部门管你在卡拉OK应该唱什么、可以唱什么?也没发现出现什么问题。可在卡拉OK已经低迷到接近消失,基本上都是老年人玩的今天,文化和旅游部安排一大帮子人,专门审核古今中外歌曲中,哪些不能用于卡拉OK,我都不知道这些领导是怎么想的?”

在微博有149万粉丝的热门时事博主周蓬安本周三(11日)评论新规定。(网络截图)

但也有网民对新规表示支持,“CC是沉晨”写道:“感觉还是很有必要的,只有规范化才能让一个行业蓬勃发展,否则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只会搅混一池水。”

对泛娱乐产业的整顿

事实上,除了卡拉OK曲目,中国政府近日对整个泛娱乐行业都加大了监管力度。

如果说整顿卡拉OK曲目影响的是现在还在光顾KTV的中老年消费者,那么上个月启动的“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则更侧重于未成年人。

据中国网信网7月21日发布的内容,专项行动要聚焦解决七类网上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突出问题,包括直播、短视频平台涉未成年人问题、未成年人在线教育平台问题、儿童不良动漫动画作品问题、网络“饭圈”(粉丝圈子)乱象问题等。

这些方面的整顿已陆续展开,网信办7月下旬就约谈快手、淘宝、微博、小红书等平台,针对传播儿童软色情表情包、利用未成年人性暗示视频引流等问题,责令限期整改。

游戏方面,新华社主办的《经济参考报》上周二(3日)发布《“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的长文狠批网络游戏。虽然文章过后被撤下,删除了“精神鸦片”“毒品”等严厉用词后才重新发布,但对游戏行业的整顿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

知名艺人吴亦凡性侵案发生后,“饭圈”文化的问题也被官媒炮轰。(互联网)

此外,知名艺人吴亦凡性侵案发生后,“饭圈”文化的问题也被官媒炮轰。《人民日报》昨天发表评论文章指,“饭圈”乱象愈演愈烈,粉丝互撕谩骂、拉踩引战、挑动对立、侮辱诽谤、造谣攻击、恶意营销等现象屡见不鲜,破坏清朗网络生态,甚至违反法律法规。看来“饭圈”文化也即将面临整顿。

中国对娱乐与文化产业的监管一直都有,但如今对多个板块同时火力全开,力度也大于从前。

从互联网反垄断,到“双减”政策下对教培行业的整顿;从楼市的管控收紧,再到把矛头对准网络视频、游戏、KTV违规歌曲、饭圈文化等等,官方接二连三在各行各业展开整顿,中国老百姓物质与精神生活的多个维度都可能面临一番“清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