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驻美大使回应《时代》 指报道对我国禁毒法令具误导性

《时代》8月4日刊登报道《随着新加坡绞死更多毒犯,一些人担心案件不总是那么清晰明确》,内容质疑新加坡在指控、裁定和减免毒犯罪行上的公平性。(档案示意图)
《时代》8月4日刊登报道《随着新加坡绞死更多毒犯,一些人担心案件不总是那么清晰明确》,内容质疑新加坡在指控、裁定和减免毒犯罪行上的公平性。(档案示意图)

字体大小:

针对美国《时代》杂志刊文称新加坡处理涉毒案件不透明,新加坡驻美国大使吕德耀回应,指这篇文章对新加坡的禁毒法令和刑事司法制度作出具误导性的描述。他重申,我国对毒品的强硬立场奏效。

《时代》8月4日刊登报道《随着新加坡绞死更多毒犯,一些人担心案件不总是那么清晰明确》(As Singapore Hangs More Drug Offenders, Some Worry Cases Aren’t Always Clear-Cut),内容质疑新加坡在指控、裁定和减免毒犯罪行上的公平性。报道也称,严刑峻法大多只抓到底层的运毒跑腿,而非大毒枭。

吕德耀星期一(9月11日)致信《时代》总编辑,反对报道指法庭有罪推定被告,让被告需要承担举证责任,来自证清白。我国驻美大使馆在官网发表这篇回应。

吕德耀说:“与你所说的相反,控方必须在没有合理疑点的情况下,证明自己的论点,而这些推定只要求被告证明他所知道的事实。例如,当一个人被发现拥有毒品时,会推定他知道毒品的存在,以及毒品的种类。”

《时代》也质疑我国总检察署,对运毒跑腿发放免死合作证书(Certificate of Substantive Assistance)的评断。

根据滥用毒品法令,面对死刑的运毒跑腿若符合条件,将有机会得到合作证书,而法官有酌情权,决定是否判处这类跑腿死刑。吕德耀说,发放免死合作证书与否,当局无法披露个中原因,因为这么做将对犯罪团伙有利,让他们改换行动模式,规避新加坡法律。

《时代》也在报道中称,两名在2013年干案的运毒犯哈利姆(Abdul Haleem bin Abdul Karim)和里杜安(Muhammad Ridzuan bin Md Ali),虽然都提供“几乎相同的信息”,但只有哈利姆获得合作证书,逃过死刑。

吕德耀驳斥道:“这不是事实。法院认为两人提供的信息,存在重大差异。”

吕德耀指出,那些对毒品采取自由放任的国家,都看到毒品带来的严重后果,死亡和犯罪都一同增长。他反问,美国男性的预期寿命为何下降了一年,而全球又有多少人因滥用毒品而丧命。

他说:“新加坡的毒品情况得到了控制,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新加坡之所以能够避免最坏的后果,是因为我们的政策奏效。”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