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后勤指挥官:繁文缛节阻碍调动 关键时刻或掉链子

今年9月26日,意大利陆军部队在保加利亚西北部的诺沃塞洛军事基地,参加北约“崇高蓝图23”(Noble Blueprint 23)联合军事演习。(法新社)
今年9月26日,意大利陆军部队在保加利亚西北部的诺沃塞洛军事基地,参加北约“崇高蓝图23”(Noble Blueprint 23)联合军事演习。(法新社)

字体大小:

北约警告各成员国,程序上的繁文缛节阻碍了部队在欧洲各地的调动,一旦与俄罗斯爆发冲突,这一问题可能会造成重大延误。

路透社报道,北约负责后勤工作的联合支持和保障指挥部(JSEC)指挥官索尔弗兰克(Alexander Sollfrank)在星期四(11月23日)发表的一篇访谈中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在和平时期没有完成的工作,在发生危机或战争时也无法准备就绪。”

JSEC设在德国南部城镇乌尔姆(Ulm),2021年开始运作,任务是协调部队和坦克在整个欧洲大陆的快速移动,并负责后勤准备工作,譬如在北约东翼储存弹药。

报道称,2014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北约评估认为,经过冷战后数十年的缓和,北约需要再次为随时可能爆发的欧洲战争做好准备。

不过报道指出,自冷战以来,快速部署一个师规模的部队(约两万人)并准备好弹药、燃料、零部件和补给的任务,变得更加棘手。

报道称,过去,北约和华约(Warswa Pact)部队主要在德国对峙,而自那时起,北约向东扩展约1000公里,北约东翼总长度倍增至约4000公里。索尔弗兰指出,广阔的空间,以及并非所有部队都驻扎在前沿的事实,都意味着北约必须迅速将部队从基地调往东翼的正确位置,北约需要为这一过程做好准备。

“在乌克兰战争的高峰时期,俄罗斯每天发射五万枚炮弹。这些炮弹必须部署到榴弹炮上。因此必须建立弹药、燃料、备件和补给仓库。”

但北约的一个现实情况是,北约部队必须遵守各项国家规定,包括弹药运输前必须提前通知,以及军事车队的允许长度和疾病预防等。

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鲍尔(Rob Bauer)说,北约“法规过剩”,却“没有时间”。“事实证明,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是一场消耗战,而消耗战就是后勤战。”

JSEC指挥官索尔弗兰克说,他希望看到一个“军事申根”(military Schengen),即一个类似于允许欧盟内大部分地区自由行动的政治申根区的军事自由通行区。

他警告称,北约决不能让克里姆林宫产生误判,让莫斯科觉得自己会由于北约没有做好准备而有机会获胜。“我们必须走在前面。必须在第五条被援引之前就做好准备。”

他所说的“第五条”,指的是《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该条款规定,一旦确认北约任一成员国受到攻击,则视为全体成员受到攻击,其他成员须作出即时反应。该条款一般被解读为各成员国部队自动参战,无需各国政府授权,是一种“集体自卫权”。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