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观察家:配合解封第二阶段 大选最早可能6月底7月初举行

受访政治观察家认为,配合解封第二阶段,大选最早可能在6月底至7月初举行。(档案照)

字体大小:

联合领导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的黄循财部长前天宣布,如果到6月中疫情继续受到控制,我国有望在6月底前进入第二阶段。陈添金博士对此表示,随着这项新宣布,他不排除大选可能提早至6月底或7月初。

受访政治观察家认为,执政党将尽早举行大选以免夜长梦多,社区病例再度增加。配合解封第二阶段,大选最早可能在6月底至7月初举行。

联合领导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的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前天宣布,如果到6月中疫情继续受到控制,我国有望在6月底前进入第二阶段,早于原本预测的解封后四到六周。

对此,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兼职讲师陈添金博士受访时说,他原本就认为7月适合举行全国大选,但随着这项新宣布,他不排除大选可能提早至6月底或7月初。

20200530_news_elections.jpg

分析:国会可能下周解散 让竞选期落在第二阶段初期

国会下周四(6月4日)复会,议员将针对坚毅向前预算案声明展开辩论。陈添金认为,届时可能解散国会,以争取让九天竞选期落在第二阶段初期。

他说:“时间拖得越长,疫情的不确定性就越大。如果在国庆群众大会后举行大选,那时边境可能已开放,更多人员进出,感染率有可能再上升。相比之下,在第二阶段初期选举,边界仍受到严格管制,病例不会增加得太快。”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也认同执政党会希望尽快举行大选,但他对于解散国会的日期持不同看法。

他不认为国会将赶在下周解散,因为第一阶段才刚开始,无法对公共卫生情况进行恰当且谨慎的评估。

较可能的情况是,等到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在6月中正式公布第二阶段的启动日期后,才解散国会。

如此一来,假设6月第三周解散国会并颁布选举令状,且投票日如过往五届大选一样落在星期六,那投票日最早可能是7月4日。

人民党吁当局 尽快公布大选举行方式

尽管如此,陈庆文指出,除非选举局在接下来几天公布冠病疫情期间的选举规则,否则按上述时间表,反对党只有很少的时间适应新规则,而理想的情况应该是给予两到四周的通知。

因此,他认为更可能的情况是将投票日定在7月11日,如此一来国会最迟须在6月26日解散。

继工人党之后,新加坡人民党主席乔立盟昨天也在面簿发文,呼吁当局尽快让民众知道大选举行方式的任何改变。

这包括,是否错开投票时间、如何管理投票站人群以保持安全距离、采取哪些预防措施来保护公众健康,以及最重要的,如何在大流行病期间公平竞选。

陈添金也同意应该先公布竞选规定,才宣布举行大选,否则执政党可能被视为投机取巧,让人以为他们刻意保密,显得不公平。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和贸工部长陈振声近日都在不同场合提及大选。

王瑞杰前天才释出至今最强信号,表示越快完成大选,就能越快团结国人共同应对挑战,陈振声较早前则指出举行大选的时间所剩不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