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美珠首个绘画珠饰展 珠墨交辉 满足自我

字体大小:

本地画家傅美珠70岁才迎来第一个绘画珠饰展,展出六七十幅水墨画及200件所设计的珠饰,并发布《象外——傅美珠绘画作品集》与《灵珠焕彩——傅美珠珠饰作品集》。

本地画家傅美珠(70岁)五年前本想办展,展册已筹备好,料不到伴侣、书画篆刻家陈建坡出事了,于2019年病逝,加上冠病疫情耽搁,至今才迎来人生中第一个绘画珠饰展。

傅美珠多年来隐藏在陈建坡身后,默默地肩负妻子、母亲、女佣,以及画廊和工艺品店店主的多重角色,生活繁琐。一天下来,唯有夜深人静,当家里仅有的一张大桌子空出来时,傅美珠才能进入自己的世界,挥墨作画。她每天从午夜12时画到凌晨两三点,多年来已养成习惯。

傅美珠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直到五年前,心不在,画画也不在。作画需要灵感,心没定也就很难画画。很多事情被耽搁,我希望借办展获得鼓舞,能够继续创作。艺术界有许多老朋友嘱咐我开展,有些已不在,时间不留人。”

傅美珠曾参与马来西亚、泰国、中国、日本和韩国等地的联展,以及新加坡啸涛篆刻书画会(她现任该会顾问)、南洋美专校友会常年展等百余场画展,得过创作奖,展后收在古楼画室。她说:“自己做了自己开心,满足自己就好了。”

从传统水墨到抽象水墨

这次个展展出傅美珠从1980年代至2016年共六七十幅水墨画,一窥她从传统水墨到抽象抒情画风的演变。限于展地,展品将轮流展出,每次展十几件。

出生于东马砂拉越古晋的傅美珠,毕业于南洋美专(今南艺)西洋画系,钟情于水墨画而放弃油画,因为“水墨画容易表达,容易画,容易干透,也方便收纳。”英校生的傅美珠最初不谙水墨,但谨记美术教员父亲的教诲——水墨画是东方人的艺术,应该发扬光大。

山水画老师陈宗瑞用中国水墨画南洋山水与甘榜妇女,有别于中国古代山水画,给予傅美珠启发。她早期的具象写生画了椰树的甘榜景色,后对印尼峇厘岛的屋子风光人物更感兴趣,尤爱梯田,《峇厘海神庙》是这时期的作品。她也爱到中国各地写生,秋山红树,草潭流瀑,转为胸中丘壑。

傅美珠作于1990年的具象水墨画《峇厘海神庙会》。(受访者提供)

2000年以后,傅美珠走向抽象水墨的契机来自大自然的美。那时下班回家,车子出隧道,天边云彩晚霞的幻红缤纷很是美丽,令她想:天空每天像一幅画,变幻莫测,如果能够入画就好了。傅美珠这时期的画作已没了屋子、花鸟与人物具象,只用色彩,尤爱蓝色和土黄色来渲染表达内在流动的风景。

常有人问傅美珠:你在画什么?傅美珠答: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人家看不懂,她是很开心的。她指出,抽象画是有构图的,像瀑布或赤壁,所以基础重要,色彩构图也很关键,要有前、中、后景。傅美珠临摹过不少水墨名家杨善深、张大千、傅狷夫、傅抱石、刘国松等的画,领悟到:作画要求变,不要死板板,画风有所改变才有意思。

杨善深1973年来新办画展,美专校长特派傅美珠和其他学生到展场协助,让她有机会直接观赏这位画家独特的线条风格与明丽用色。还有张大千的大青绿泼墨与色彩,刘国松对中国现代抽象水墨大胆革新,融入西方抽象表现主义观念,对傅美珠启示尤其大。

傅美珠作品画面由自然色块及水色流动构成,墨色交融出意境,抒发内心对自然的感怀。作品以大写意为主调,又有具象笔墨勾勒的局部景物,有些出自陈建坡之手,包括题款。

手制珠饰是修行

傅美珠设计与手制的老虎纹天珠。(受访者提供)

由陈建坡、曾纪策与刘培和创办的“三画廊”10年前搬到百胜楼后,傅美珠负责看店,因空间不大,难以作画,只能手制珠链打发时间。

傅美珠从出生命名起,就与珠子缘分很深。母亲因她出世时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像一对清纯美丽的珠子,为她取名“美珠”。

傅美珠多年来收藏大量各式珠子,光是天珠就有几百件。她用旧天珠结合旧蜜蜡、珊瑚、琥珀、玛瑙、绿松石等,设计并手系成串链等饰物。如同水墨画求变,她的珠链设计也从不重复,表现出个人品味和艺术创造力。她第一次选出200件首饰摆在三个橱柜展出。

“绑佛珠是修行。”她说,佛珠每粒都打结,珠链不易断。而天珠和人要看缘分,有缘就会得到。

展览从9月4日至25日星期一至六上午11时至下午5时30分,星期日中午12时至下午5时,在三画廊(百胜楼#02-89)举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