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爱侣 狮城舞出新人生

聚舞坊演出南洋风情浓郁的《婚礼》,台上演员中有一对近期结为连理的年轻舞者——来自湖南的男舞者余水云和来自台南的女舞者王怡心。他们在狮城相识,在舞蹈中孕育了爱情。

上周六,聚舞坊当代艺团带来一场南洋风情浓郁的华族舞演出《婚礼》,让人仿佛参加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土生华人婚礼。

很多观众并不知道的是,台上一众年轻舞者中,真的有一对最近才结为连理的新人——来自中国大陆湖南省的男舞者余水云和来自台湾台南的女舞者王怡心,在新加坡登记注册,开始了他们人生的新旅程。

相识相恋在聚舞坊

余水云2014年5月加入聚舞坊,王怡心则早余水云一年来到聚舞坊。

来自海峡两岸的舞者余水云(右)和王怡心,在新加坡注册结婚,展开人生新旅程。图为两人在舞剧《婚礼》中的扮相。

“当时,我孤身一人来到无亲无故的新加坡,可能是怡心对这里环境比较熟悉,为人处世也很大方,给了我很多帮助和照顾,长期相处下来,她越来越让我感到:她是一个可以共度一生的女生,所以我开始追她。”26岁的余水云虽然年轻,但他很早便立下要在30岁之前完成终身大事的心愿,“这个打算,我从来没跟别人说过,遇到了怡心之后,这番心情更加确定。”

余水云在看待王怡心在自己生命中的存在时,有超出他年龄的一种成熟:“我心里想:以后我们一起生活时,我能清楚看到的一幅画面是——这个女生能把她自己照顾得很好,而在她照顾自己之余,也可以把我照顾好,这也许是我的小私心,但这正是我想要的,嘿嘿。”

而同龄的王怡心从余水云身上看到的最大特点是诚实踏实。

“他做人非常踏实,待人也诚实,不管人前人后都是一样的实在。”王怡心说工作中偷偷观察到余水云的一个小细节,“一个工作完毕,一些工具需要归位,可能有的人随手放在原位就好了,但他却老老实实地放好,并记录下来,诸如此类。”

余水云这时候忍不住插嘴,扯到自己的星座:“因为我是天秤座,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比如说在舞台上,编舞老师给我编动作时,如果让我从幕布处出来走三步,每步0.5米,我就是一招一式都规规矩矩完成,我绝不可能多加一步或减少一步,也不会在步子的距离上打折扣。”余水云给了王怡心一个鬼脸:“谢谢啊,你注意到了这一点。”

私底下开了不少小灶

毕业自中国四大体院之一的成都体育学院,余水云精通各种武术,却没有受过舞蹈的专业训练。除了聚舞坊创办人严众莲,聚舞坊当代艺团艺术总监蔡适吉等编舞老师苦心指导,让余水云在舞蹈上尽快入门之外,舞蹈科班出身的王怡心私底下也给他开了不少小灶。

“他动作跟得很快,毕竟练过武术,他的节奏上有一点问题,我就在旁边数拍子给他听。因为武术上,整个套路打下来,较少用到音乐节奏。”王怡心说。

“是啊,武术比赛或表演,就是把精准的动作,辅以技术,达到演练水平就够了。武术有是有音乐,基本上简化成背景音乐,在音乐时长内打完一套就好。”余水云说自己对舞蹈开窍和有了兴趣就是发生在聚舞坊里,王怡心的确给了他很多在节奏上的指导,他的舞蹈和节奏才能配合上,完成了从武术到舞蹈的过渡。

余水云用太极的理论说,他和王怡心走在一起,一刚一柔、一阳一阴,这种刚柔和阴阳的结合,在舞台上,达到了刚柔并济,这种融合,正是聚舞坊华族舞的风格之一。

蔡兆祺严众莲夫妇证婚

两人相恋,没有对严众莲隐瞒,蔡兆祺(聚舞坊经理)、严众莲夫妇作为一团的大家长,非但没有反对,还时时处处给他们很大帮助。

王怡心说:“对于我们来说,严老师就像是我们在新加坡的妈妈,把我们当女儿、儿子看。”两人的证婚人就是蔡兆祺和严众莲夫妇。

全团都知道两人关系,编舞老师也有意无意给他们编一些双人舞来跳,舞者同事们更促成了余水云向王怡心求婚成功。

去年11月14日,余水云和同事们串通好在圣淘沙来一场海滩求婚。余水云旁敲侧击之下,得知她对海滩求婚有憧憬,连续两个晚上没睡,规划求婚细节。当天,他先找了一个同事带王怡心到怡丰城逛街。

“逛了一阵子,同事突然说想去海边,我就跟去了。”王怡心说,“惊讶的是,水云就在那边,还有一堆气球和蜡烛,我完全不知道会有求婚这件事,彻底吓傻了。”

聚舞坊的舞者同事们分成五组,一组一组在王怡心面前跳“快闪”舞蹈,有华族舞、现代舞、芭蕾舞等,一位女舞者随后弹起了尤克里里(ukulele),余水云牵王怡心走入拉住圈起的爱心里面,跪下求婚。

余水云说:“我本来举着戒指,同事在一旁吆喝:‘拿银行卡、拿银行卡’……于是,我左手戒指,右手银行卡,完成了求婚,哈哈。”

尽管台海关系有波动,但这对来自海峡两岸的新人却毫不受影响,他们一起去过湖南,也去过台湾,双方家长对他们也相当爱惜和祝福,毕竟真挚的感情是超越政治的。

“两个人能走在一起,建立家庭,这是最重要的。两个人心在哪里,家就在哪里,我们会在这里开始我们的新生活。”余水云一脸幸福地说,王怡心在他身旁微笑点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