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走过,睡好

驳接的时空每四分钟阵痛一次

双黄线封锁所有等待

在政府大厦和莱佛士坊

在新加坡河安睡的床上

在冰冷压缩的黑暗

左边是酣梦

右边是当下

用十五分之一秒

慢速纠缠不清的交错

等着,没有阳光叫醒

酣梦不想停下来

当下只能麻木前行

今日头条躺在脚边

乐龄卡陷在掌纹里

嘴边流下甜蜜的青春

不动,是最舒服的当下

并且无视关注的眼光

东去西来守着秩序

禁锢的闸门开了又关

追捕当下在不见光的甬道

只有一阵风机械穿窜

不管酣梦又漫游了一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