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 留下恒久的记忆槟城与狮城的老相机博物馆

槟城与狮城老相机制造博物馆的建成,把我带入各种记忆,重回到一照难得的年代。

复古,是文艺圈永不落后的话题。近年来,复古相机也一次又一次地向我们证明它们卷土重来的势头。撇开各类胶片风修图app不说,身边的胶片小发烧友们基本上是人手一部美能达或富士,不论是造型还是成片,还是等待一卷胶卷拍完,洗出来的惊喜时刻,都是一种返古又具情怀的文艺玩法。

槟城与狮城老相机制造博物馆的建成,把我带入各种记忆,重回到一照难得的年代。

20190107_zbnowlifestyle_pinfen_2_Medium.jpg
槟城的相机博物馆。

槟城的相机博物馆

展示世界第一台傻瓜相机

槟城第一座相机博物馆坐落在槟城古迹区南华医院街(Jalan Muntri)。进入博物馆,迎面有一小块阳光明媚的空地,墙面是街头艺术家Earnest Zacbarevic的涂鸦作品《一群狗仔队》。闪光灯对准一个旋转楼梯,楼梯通向墙壁,告示牌写着 “此路不通,仅限好奇者攀爬”,仿佛在调侃前来参观的摄影爱好者。

20190107_zbnowlifestyle_pinfen_4_Medium.jpg
槟城相机博物馆的折叠式相机。

到二楼偌大的展厅,厚重玻璃后面展示200多台各式各样的古董相机,毫不夸张地讲,这里确实是胶片机发烧友的乐园:针孔、达盖尔银板、箱式、折合式、大画幅、中画幅、35毫米、单反、双反、拍立得、Rolleiflex、Yashika、Mamiya、Ricoh、Contax、Bell & Howell……长长的名单,仿佛是在时间战役里英勇牺牲的烈士,带着当年的光辉静静地躺进水晶棺,承受观摩者的瞻仰。这里有一个200年的相机发展历史时间表。从1800年至2000年出现第一部拍摄手机为止。每个标志性年代的相机都可以在这里看到,例如由机关枪改造的相机、盒式相机、折叠式相机、微型间谍相机等。

最吸引我的,是一排1900年诞生的柯达Brownie。据说,当年售价1美元的纸盒相机是世界上第一台傻瓜相机,最受欢迎的Brownie 127在20世纪50年代售出几百万台,泛黄的油墨海报这么写着“小学生也可以拍照”。柯达创始者“人人都是摄影师”的梦想已成为现实,柯达的胶卷产业却日暮黄昏。

20190107_zbnowlifestyle_pinfen_3_Medium.jpg
槟城相机博物馆的柯达Brownie相机。

相机博物馆还设有冲洗胶片菲林的暗房。如今,用智能手机拍照非常简单,但是在1820年代拍摄的第一张照片,必须花八个半小时的时间来曝光。暗室红灯下的操作完整展现胶片冲洗放大过程的繁琐复杂,还原暗箱技术的复古照相馆令人眼界大开,终于解释了困扰我许久的疑问:为何18世纪照片中人总是板着脸呢?原来光线通过镜头,经过反射在磨砂玻璃上产生影像,画像师再在半透明的纸上临摹,一幅精致的人像照,往往需要十几个工时,难怪必须在整个过程中一动不动的模特都表情严肃。

走过刻有摄影编年史的时间走廊,坐在旋转楼梯上,望着游客们拿起各种复古相机开心地玩自拍。这时,我也看见一同参观的一对老夫妻,手牵手,默默地凝视着一幅火车车厢内的黑白照,心中微微一颤,我没有举起相机,却在心中定格了那久违的一瞬感动。照片上方有这么一句注解:

Life is like a camera: just focus on what's important, capture the good times, develop from the negative and if things don't turn out... just take another shot.(人生就像一台相机:聚焦在重要的事情上,捕捉每一个好时光,在负片中冲洗进化,若结果不尽人意——那就再试一次吧。)

20190107_zbnowlifestyle_pinfen_1_Medium.jpg
新加坡古董相机博物馆内的挂在鸽子身上是鸽子相机。

新加坡古董相机博物馆

附在鸽子身上的相机

位于新加坡甘榜格南历史区的古董相机博物馆,展出从19世纪末到2000年代初的约1000台相机。原本是个空房子,业主将其改建成建筑外形像一座摄像机的私人博物馆。

20190107_zbnowlifestyle_pinfen_5_Medium.jpg
新加坡古董相机博物馆内复制的“猛犸象”相机。

博物馆收藏古董相机数百台,集中古今中外不同时期和不同品牌的经典相机,是大众、摄影爱好者、摄影工作者了解摄影历史和体验影像文化的难得之地。方便用户认知和辨认老相机,更快的传播古董相机知识,相机博物馆按照照片拍摄的不同取景方式对馆藏古董相机分类,分为折叠相机、旁轴取景式相机、单镜头反光照相机、双镜头反光照相机、一次成像照相机、小型间谍相机等几大类。

令人印象深刻的有间谍相机、鸽子相机。现代流行着无人驾驶机拍照或送货,鸽子相机应该是早期的无人驾驶机吧!这是一种轻巧的装置,在20世纪早期挂在鸽子身上,从空中拍摄照片。

相机博物馆里还有一台复制的,世界最大的“猛犸象”相机。这架古董相机真的让人叹为观止,像戏里那六七十年代的人,上相馆拍全家福时,摄影师就会躲在这后面,然后就“咔嚓”拍下纪念性的一刻。我想,让回忆永恒,无论是哪一个时代都渴望的。

胶片时代的记忆

相信众多摄影爱好者一定能在这两座博物馆找到一份机械胶片老相机时代的特殊情感记忆。老相机博物馆带给人们极强的视觉冲击力,每一件物品都拨动着人们心弦。快门的“咔嚓”之后,保留下来的是永久的记忆。坚信在过去拍照其实是一件非常有仪式感与纪念意义的事情,每个年代的相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光辉故事。如今,它或许已被尘封在箱底,甚或成为束之高阁的摆件,只有泛黄的老照片和它记录下的青春年华,见证着岁月变迁。时代的变迁,科技的发达,但最初的原理皆是被保留的。追溯与老相机一起走过的时光,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