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预算案2024

国会观察:审慎理财的标准

在我国,政党不论站在政治光谱的哪个位置上,都本能地明白,审慎理财对大多数选民而言,是不可妥协的原则和价值观。(档案照片)
在我国,政党不论站在政治光谱的哪个位置上,都本能地明白,审慎理财对大多数选民而言,是不可妥协的原则和价值观。(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国会里朝野两边都强调自己对国家财政的审慎与纪律;反对党提出替代政策时,要顺带解释如何保持政府开支平衡;反对党领袖甚至会建议政府把冠病疫情期间取出救急的钱分期付款归还国库,这些事大概只有在新加坡才会发生。

如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星期三(2月28日)总结新财年政府财政政策辩论时所说,在很多其他发达经济体,没有政党愿意向人民讲明硬道理,他们的政策辩论充斥着“财政幻想”,像是过于乐观的经济预测,或以为可以从富人那里征收到所有钱。

但在我国,政党不论站在政治光谱哪个位置上,都本能地明白,审慎理财对大多数选民而言,是不可妥协的原则和价值观。尤其是当前国际环境阴云密布,大家更倾向把口袋收紧,以备不时之需。

或许是深谙这点,才让人民行动党政府有底气,一再向反对党提出,把是否动用更多储备金的议题带到投票箱。黄循财总结辩论时重提李显龙总理几周前下的战帖,让反对党在来届大选寻求人民委托,这样他们就能修宪,如愿以偿地动用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Net Investment Returns,简称NIR)的60%、75%,甚至100%。

但反对党也知道民间对国家储备的信念,自然不会轻易接招。对于政府今年提出的丰厚预算案,好几位工人党和新加坡前进党代议士反倒提醒政府要量入为出,并对黄循财影射他们在管理国家财政方面较不负责任,表达强烈不满。

工人党议员林志蔚(盛港集选区)说:“他(黄循财)认为工人党建议的替代财政收入措施站不住脚,他要这么想是他的权利,但我们并非没有考虑财政平衡的问题。”

国会反对党领袖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也重申,反对党在提出政策建议时缺少足够信息,而他们一再呼吁政府提供更多信息,很大程度上正是反对党谨慎理财的表现。

就在这时,黄循财要求毕丹星澄清,工人党是否已接受9%消费税的事实,如果是,消费税已能补足政府收支缺口,那工人党要动用更高比率NIR的建议是否不再适用。

毕丹星的回应可概括为四个字——“因时制宜”。他说,工人党提出的建议和主张,往往是基于当下的情况。

黄循财再回应,执政党何尝不懂得因时制宜,但当涉及基本原则和价值观,如财政责任,绝不能妥协和改变。

毕丹星也不甘示弱,指出昔日的行动党政府会归还从储备金动用的资金,但今日的行动党政府却未必会这么做。

政府2009年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动用了40亿元储备金,之后归还国库;过去三年冠病疫情期间则动用了400亿元储备金,李总理之前说,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归还国库。

储备金向来是朝野攻防的战线。但这一次,毕丹星选择用400亿元还没归还国库,来影射行动党偏离审慎理财的原则,会引起共鸣吗?

毕竟,大家都看到,面对越来越庞大的社会开支,政府要平衡收支也越来越难。即使财政部发布了政府中期财政预估报告,预测我国到2030财年的政府开支,并且通过增加消费税等税务来为这些庞大开支做准备,但我国2023财年整体赤字仍超出预估。所幸有前两个财年的盈余,才实现整体收支平衡。

在这种不确定的情况下,即使某一年幸运地出现小盈余,我们又有多少把握可以说,当前条件允许我们把钱放回国库里?这是个未知数。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