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至今逾八成国人加入计划 “合力追踪”更快捷查知冠病接触者

一些公众担心使用“合力追踪”应用或防疫器会侵犯隐私,不过卫生部传染病管理司司长李坚明副教授希望公众能够了解,有了这个工具才能防止病毒进一步扩散,保护用户及他们的家人朋友。(陈来福摄)

字体大小:

有关计划参与率已超过我国之前设下的目标,政府也会在完成携手防疫器的派发工作后,强制规定所有人必须使用“合力追踪”。

“合力追踪”虽然记录了确诊病例与哪些人接触过,却不能从中得知这些人到过哪些地方做了什么,也无法找出感染源头。这个工具只是我国追踪病例的其中一个手段,并不能完全取代传统的追踪工作。

截至昨天已有超过八成国人加入“合力追踪”(TraceTogether)计划。

计划参与率已超过我国之前设下的目标,政府也会在完成携手防疫器的派发工作后,强制规定所有人必须使用“合力追踪”。不过卫生部传染病管理司司长李坚明副教授前天受访时指出,届时这个追踪工具不会取代传统的追踪工作,两者相辅相成。

他解释:“‘合力追踪’不会让我们知道对方到过哪些地方、做了什么、当时是否戴口罩等,也无法找出感染源头,这些还是得通过传统的追踪和访问接触者这个重要环节来完成。”

不过传统访问过程费时费力,这时“合力追踪”和SafeEntry就能派上用场。

李坚明说:“就算病患不记得或不知道跟哪些人接触过,通过‘合力追踪’就能查到这些人的身份。SafeEntry则记录病患到过哪些地方,唤起对方的记忆后,我们就能追问他们在这些地方做了什么,追踪过程更加精简快捷。”

发现和隔离密切接触者从原本四天减半至两天

有了这些工具,发现和隔离密切接触者所需的时间从原本的四天减半至两天。

李坚明强调,防疫的关键是要确保这些工具有超高的使用率,以便相关当局能够更快找到病例接触者。他因此促请公众出门时携带防疫器或启动‘合力追踪’应用,也务必扫描SafeEntry。

除了追踪病例接触者,“合力追踪”数据也能用作刑事调查,一些公众因此担心这项科技会侵犯个人隐私。

这是否会让一些人对“合力追踪”存疑,不去使用?李坚明说,当局当然担心使用率下降,不过他也希望公众能够了解,这些工具的用意,是为了保护用户及他们的家人朋友。

“少了这些科技,追踪工作会慢很多,每花多一分钟追踪,就意味着病毒会有多一分钟能够扩散。与病例接触的可能是你的家人或朋友,使用追踪工具能帮我们尽快找出这些人,防止他们将病毒传播给他人。”

全球各地出现新一波疫情,李坚明强调,我国必须实行一系列措施才能遏制病毒的传播。他将我国防疫策略比喻为多层瑞士乳酪,每层乳酪都有漏洞,但叠在一起就能起到集体保护作用。

“我们不能单靠一个措施,大家在使用‘合力追踪’和SafeEntry之余,还是需要遵守所有安全管理措施,并在能够接种疫苗时抓紧机会。”

病例须进行全基因组排序 找出本地传播病毒株特性

几乎所有本土感染病例都会进行病毒全基因组排序,以找出在我国传播的各种冠病病毒株的特性。

卫生部传染病管理司司长李坚明副教授说,当局过去一年来密切关注不同病毒株的特性,并尝试为所有本土感染病例进行全基因组排序(whole genome sequencing)以找出病毒株的种类和源头,当中包括源自英国、传播力更强的B.1.1.7变种病毒株。

根据卫生部前天的文告,有三起早前确诊的社区病例透过全基因组排序,被发现受B.1.1.7病毒株感染,而且可能有关联。

至于输入病例,当局会根据病例趋势选择性进行排序。去年10月至11月在乌节文华酒店履行居家通知的13起输入病例先后感染冠病,也是透过全基因组排序发现他们之间的关联。

排序过程复杂 一般需要数周时间

李坚明解释,排序过程相当复杂,一般需要数周时间。“要确定有哪些病毒株,就得为病毒基因组的一大部分进行排序,但有时病毒量不足,须培植病毒,就会耗费更多时间。”

他也强调,不是每一次排序都会获得结果。“若聚合酶链式反应(PCR)检测呈阳性的病患样本内没有活病毒,就无法培植和进行排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