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怀疫下年长抑郁症患者

字体大小:

  持续一年多的疫情为年长者带来新的生活挑战。若没有家人陪伴,社会关怀,老人家更难适应繁杂的科技通讯,跟进最新疫情动态,无形中提高了陷入抑郁症的健康风险。

从去年初至今的冠病疫情期间,每一个人的生活都受到冲击与影响,尤其是年长者,其心理健康更引起社会关注。调查显示,这段时期,许多年长者陷入抑郁症,而自杀概率也令人担忧。

樟宜综合医院心理医学顾问医生陈芮琦受访时指出,抑郁症影响个人的日常生活。老年抑郁症已成为全球日益严重的公共医疗挑战。它也是新加坡老年人常见的精神疾病,影响着3%至6%的人口。

目前,仍无冠病疫情期间老年人患上抑郁症的统计数据。不过,根据新加坡援人协会(SOS)的调查数据,2020年的自杀人数(各年龄层)增加13%,从400人上升至452人;死亡人数有154起,比2019年增加26%。2020年,60岁及以上年长者自杀死亡人数,也达到了199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长者抑郁却不晓得求助

尽管自杀率有所上升,但是年长者拨打SOS 24小时热线求助电话的数量却略为下降,从2019年的4816通,降至2020年的4455个通。这表示一些年长者不晓得到哪里求助,或不愿意对外寻求支援。

SOS表示,那些有自杀念头者中,仍有许多人犹豫不决,甚至害怕寻求帮助。

新加坡援人协会指出,自冠病疫情以来,许多针对年长者的活动和措施都变成数码化了。那些对科技掌握有限的老年人,可能会感到迷失与无助,一些可能不知道如何应对这场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危机。在疫情期间,老年人更有可能面临社会隔离和经济上的困扰。

对于孤独和受到社会隔离的老年人,他们需要更多的社会关怀,家人和朋友应尽量跟他们多联系。很多时候,多数年长者都想听到人的声音,尤其渴望听到亲人熟悉的声音。

自寻短见的年长者当中之前许多都陷入忧郁状态,但是表现却有所不同。陈医生说,一般上抑郁症的年长患者与年轻病患的症状各异;前者较少出现如情绪低落、内疚,或感觉一无是处等情绪症状。相反的,他们更常面对身体不适,比如疲劳和莫名的疼痛。另外,记忆力差,注意力不集中也是常见症状。据推测,年长者的抑郁症可能是由晚年发生的大脑结构变化,如中风、心血管疾病所引发。

导致晚年抑郁症的其他风险因素包括年龄大、女性、受教育程度低、单身、丧偶或离异人士。受到社会隔离,失去家庭成员,孩子离家,经济困难,或是患有严重疾病如癌症、中风的年长者,也会增加这种风险。

而当前的疫情,也给年长者带来了新挑战,包括对感染冠病的恐惧,面对数码时代难以掌握可靠的信息,以及必须时刻跟上政府因疫情变化而更新的各种限制措施。这些无形中都增加了他们的焦虑与无助感。

家人陪伴有助长者重新振作

除了注意各种抑郁症的症状,如悲伤或易怒,食欲变化,睡眠紊乱,对日常活动与爱好失去兴趣,对自己和未来有持续的负面情绪和绝望感,老年人的注意力变差,也容易导致所谓的“假性失智症”(Pseudo- dementia),有些甚至会伤害自己,或萌发结束生命的极端想法。

陈芮琦医生说:“如果认为家人可能陷入抑郁症,不要犹豫,一定要去看心理医生。如果年长者有自杀倾向的表现,更要立即寻求医生或专家的协助,做适当的评估和及时的干预治疗。”

年长者从抑郁症中恢复的过程中,家庭成员的支持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也包括有轻生倾向的年长者。家人可以通过困扰患者的话题谈开,鼓励年长者敞开心扉。家人应耐心倾听,带着同理心却不带批判言语。这可以帮助他们重新建立关系,感觉受到别人的理解与支持。

面对这类年长患者,其家庭成员可携手合作,为他们提供社会支援。例如制定时间表,轮流定期探访患者;可鼓励和协助患者报名参加社区服务,提供更多与他人联系与接触的机会,帮助患者战胜孤独,减少社会隔离感。

有需要支援的年长者,可联系下列机构与组织:

●新加坡援人协会:1800 2214444

●乐龄援助热线:1800 5555555

●护联中心:1800 6506060

●全国关怀热线:1800 2026868

●新加坡心理健康协会:

1800 2837019

●心理卫生学院:63892222

●关怀辅导热线:1800 3535800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