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元建亚洲最高绿研设施 瑞士苏尔寿推高效回收等技术

苏尔寿(Sulzer)在我国的研发设施坐落在裕廊集团洁净科技启发中心第三大厦,占地约700平方米,有一座高28米或相当于九层楼高的分馏塔(图中铁架式建筑),是亚洲最高的绿色产业研发设施。(邝启聪摄)
苏尔寿(Sulzer)在我国的研发设施坐落在裕廊集团洁净科技启发中心第三大厦,占地约700平方米,有一座高28米或相当于九层楼高的分馏塔(图中铁架式建筑),是亚洲最高的绿色产业研发设施。(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著名的瑞士工业工程技术集团苏尔寿(Sulzer)在我国设立亚洲研发设施,推动高效回收和生物基产品生产等绿色研究。

这家化学工程技术方案提供商在本地的研发设施,坐落在裕廊集团洁净科技启发中心第三大厦(CleanTech Three),占地约700平方米,最引人注目的是,它有一座高28米或相当于九层楼高的分馏塔(fractional distillation tower),是亚洲最高的绿色产业研发设施。

这个斥资1000多万元建造的研发设施星期二(3月5日)正式启用。苏尔寿的宗旨是通过科研提高化学工程的效率和准确度,同时减少耗能,并提供应对环境问题的绿色方案。

苏尔寿化工全球技术及创新总监贝利埃-巴卡(左)和苏尔寿新加坡工艺开发与中试主任谢有育说,新加坡致力于推动绿色方案研发,因此在这里设立研发设施是理想之地。(邝启聪摄)

可持续航空燃料技术少用三成氢气

苏尔寿专研的项目包括可持续航空燃料(Sustainable Aviation Fuel,简称SAF)的生产技术;使用这项技术进行生产可比一般技术少用约三成的氢气。目前,采购这项技术的,有美国和泰国等地的企业,马来西亚也有企业正在同苏尔寿接洽。

为实现航空业去碳化目标,我国早前宣布,离境航班从2026年起必须采用SAF,开始的目标是力求把SAF用量占比提升至燃油总用量的1%;到2030年,增至3%至5%。不过,生产SAF的成本不菲,加上现有生产技术尚未成熟,导致SAF供应不足,目前其价格是传统燃油的三倍至五倍。

苏尔寿新加坡工艺开发与中试主任谢有育(42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如果生产商能使用更少的氢来生产SAF,成本就更低,有助提高全球的SAF产量。

至于我国的航空业者是否应考虑采购这项技术来生产SAF,以协助我国达成绿化目标,谢有育笑说:“投资方若有兴趣采购技术,我们自然会卖。不过,投资方一般会考虑生产SAF的原料要如何取得,例如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有较多的棕榈油,在地生产效率比较高。因此,未必是新加坡投资方不愿扩大生产,而是目前在寻找原料来源时面对挑战。”

研发分离技术 去除回收物逾98%污染杂质

回收塑料或纺织品往往因收集过程会掺杂污染杂质,导致业者须先对回收物进行清理,而若无法清理干净,塑料或纺织品便难以回收,导致回收率降低。苏尔寿研发了一种分离回收物和杂质的技术,可有效去除回收物超过98%的杂质。

尽管市面上已有去除回收物污染杂质的技术,但不少回收业者仍反映回收物污染问题严重,降低了回收效率。

对此,苏尔寿化工全球技术及创新总监贝利埃-巴卡(Virginie Bellière-Baca,45岁)说,目前提高回收效率的技术相对昂贵,回收业者未必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来应对成本压力;即使有,回收成本也可能转嫁给消费者,因此回收须在促进环保和维持竞争力之间取得平衡。

她认为,要提高回收效率仍有希望,现有科技不断优化,最终可能降低采购成本,但从技术研发到技术稳定的整个过程一般上需七年至10年。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